“人·电·钱”三荒 拷问浙江家电企业

  2011-07-20 22:53:49  来源:中国家电网  

    浙江,作为重要的家电产区,有成千上万家中小家电及配套企业。当《电器》记者驱车来到中小家电企业集中的慈溪周巷镇、附海镇、观海卫镇和余姚临山镇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色彩鲜明的家电企业广告牌,以及一家挨着一家、排列紧密的家电整机及配件工厂。每到工厂上下班时间,厂区周围的公路都被工人堵得水泄不通。

    然而,表面的欣欣向荣,无法掩盖浙江中小家电企业2011年遇到的困难与艰辛。采访中,很多企业甚至认为,今年企业遇到的困难不亚于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用电受限、用工不足、银行贷款难、原材料成本上涨等重担,无一不沉沉地压在中小家电企业身上,使它们只能苦苦挣扎。不少企业将今年的目标定为——“不赔本”,而许多企业也因为各种原因,生产处于不饱和状态。

    劳动力成本大增

    《电器》记者开车路过余姚和慈溪一带时,四处可见家电企业招工的牌子,有大有小。慈溪市顺达实业有限公司门口贴了一个招聘启事,据该公司综合管理部部长郑艳君介绍,春节过后,公司就贴出了招聘启事,直到现在,用工仍有缺口。

    近年来,“用工荒”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普遍面临的问题。作为中国制造业中举足轻重的产业,家电业同样面临这个问题。

    面对招工困难的局面,企业首先想到的,就是上调员工工资,“富士康事件”也为企业带来了涨薪的成本压力。据宁波富佳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单永林介绍,今年以来,富佳的员工工资涨幅超过15%。除了增加员工收入,各企业还想尽办法提高其他福利待遇,推行奖励措施,以吸引打工者。“我们鼓励老员工介绍同乡来工厂上班,每介绍一个人,公司给他们几百元的介绍费。另外,我们还给员工发放春节交通补助,鼓励他们过完春节后继续回来工作。”宁波格凌尼电器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宝权说。单永林透露,富佳为员工提供宿舍,并让员工免费在食堂就餐,希望以此吸引更多工人。

    然而,大幅提高工资福利待遇,似乎并不能完全解决企业用工难问题。《电器》记者初到余姚,就听到余姚市家电协会秘书长单秀珠抱怨起用工难:“2010年,家电企业员工普遍涨薪10%~15%。今年以来,一线工人工资上涨幅度已经达到15%,有些企业涨幅甚至高达20%,即便是这样,也不一定招得到工人。”以富佳为例,公司近期一直在当地报纸上刊登大幅招聘广告,高薪招募工人,但仍然没招够,招工相当困难。

    近年来,内陆地区经济快速发展,用工需求增加,工资待遇提升,与之相比,则是江浙等沿海地区生活成本的日益增加。某企业有关人士向《电器》记者举例:“以前安徽、四川等地的工人会来江浙等沿海地区打工,但现在,如果在家乡的工资待遇与外出打工相比,相差在500元以内,他们几乎都会选择留在家乡。这样既可以照顾家人,也不必承受外出打工的乡愁和高生活成本。”

    惠康集团有限公司人力资源及行政总监励文敏告诉《电器》记者:“我们在用工方面有阶段性需求,今年4、5月时,招工最难。”虽然目前用工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但他同时表示,一线操作工人流动性大,成为目前困扰企业的主要问题。

    不少企业人士都向《电器》记者描述了这样一个现象:“用工荒”导致工人变得紧缺。工人对工资敏感度加大,有些人形成哪里工资高就去哪里工作的心态。同时,订单增多以及用电紧张等因素造成工人加班增多,不少人不愿意加班,因此工人流动性越来越大。

    对此,宁波西摩电器有限公司总裁董越君认为,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多层次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来自劳动者的心理变化。“目前,‘80后’和‘90后’的工人没有繁重的生活压力,并且他们对生活质量要求比较高。我甚至感觉到,现在的工人比管理人员更‘想得开’,比如他们经常会举行生日聚会和朋友聚会等活动。过完春节,他们并不急于出来找工作,而是想在家多休息些日子,过了元宵节才出来工作。尽管近三年,工资以每年15%的速度在增长,但是考虑到中国的物价水平也在上涨,这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卓力电器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中心总监俞国明告诉《电器》记者:“现在我们以1600元的月薪招聘清洁工都变得非常困难。这主要是由于人们的观念发生了改变,很少有人愿意从事清洁工的工作。”

    据单永林介绍,目前,员工工资已经占富佳销售收入的10%左右,而前两年,这一数字仅为3%。与他有相同感受的还有卓力、顺达和惠康等多家企业人士。励文敏表示,惠康员工的工资同比增长超过20%,员工的保险费用上涨了近一倍。慈溪市顺达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范凯晖给《电器》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前平均一个工人一小时的工资是7元左右,现在大约为8.5元。”据他估算,这使得企业整体生产成本上涨起码一个百分点。几乎所有企业负责人都向《电器》记者表示,劳动力成本正在大幅增长。这也是近几年生产企业不断“念叨”的话题之一。

    实际上,正是以上种种因素,造成企业在用工方面的要求明显降低。《电器》记者在宁波辰佳电器有限公司车间内看到,30岁以上的操作工人比比皆是。该公司技术部部长黄林元介绍说:“虽然年纪大的工人生产效率低,但是比年轻人能吃苦,而且稳定性更强,因此我们现在放宽了对员工年龄的要求。”叶宝权也坦言,由于用工紧张,格凌尼在招聘员工时降低了条件,一方面在学历上有所放宽,另一方面在年龄上不再做过多要求。

    “我们经常组织企业进行集体招工,并提供技能培训。”单秀珠表示,为了更好地为家电企业服务,余姚市有关政府机构跟余姚职工技术学校合作,经济发展局和家用电器协会授牌该学校为余姚家电行业培训基地。“由政府财政拨款,邀请技术学校的老师到家电企业为员工讲课,3年来培养出1000多名技术工人。”

    加紧生产应对用电紧张

    “几乎是春节刚过,限电就开始了。”某企业有关人士向《电器》记者反映,“现在是‘开三停一’,未来如果变成‘开一停一’,企业将面临很大压力!”

    通过采访,《电器》记者了解到,近段时间,整个宁波地区都出现了拉闸限电的情况。“开三停一”,即每隔三天停一天电,几乎成为普遍现象。不过,具体到各个县市、辖区和街道,限电情况又不尽相同。据单永林介绍,6月份,当地政府采取拉闸限电措施,富佳的停电天数共有6天,分别是8、12、16、20、24和28日。位于慈溪市的辰佳电器,虽然3、4月几乎都是“开三停一”或者“开四停一”,但进入4月下旬,电力问题有所好转,几乎没有出现断电现象。宁波德努希制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洲透露,进入5月以来,德努希所在区域停电次数明显减少,基本没有停过电。“但电力紧张的局面依旧存在。”

    一位民营企业家直言不讳地说:“2010年是‘十一五’规划的最后一年,政府要求各地区都要完成节能减排的目标,因此拉闸限电。我们原以为进入‘十二五’之后,情况能有所好转,谁知用电环境反而更加糟糕。对此,企业几乎毫无办法。”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浙江省大范围的拉闸限电预计未来几年不会好转。“用电问题涉及到国家垄断事业和政府部门间的博弈,受政治利益影响,非我等草民所能预见或左右。”他近乎调侃似的说。

    对于制造业而言,电力供应不是小事,停电意味着无法生产,几乎全面停工。“今年我们的订单量很大,但是由于拉闸限电和用工紧张,目前生产十分紧迫。”单永林表示。

    “我们现在基本上是‘开三停一’。由于年初已经接了许多外国客户的订单,完不成任务就面临赔偿,因此现在只要不停电,工人就要上班。工人经常要周末加班,为此我们多支付了不少加班费。”对于拉闸限电,董越君显得很无奈。由于不知道未来用电形势是否好转,现阶段,西摩开足马力生产,因此积压了不少库存,这直接造成企业资金被挤占。

    徐洲分析称,用电压力还对企业用工造成影响。“因为拉闸限电,工人需要在晚上或者周末加班,以满足生产需要。短期内工人不会有太多怨言,若长此以往,休息时间得不到合理保障,他们会产生厌工情绪,甚至离岗。”

    当地的用电环境如此恶劣,企业是否有产业转移,将工厂搬迁至其他地区的想法和打算?面对这一问题,企业有关人士表示:“有所考虑,但产业转移需要考虑诸多因素,包括产业配套、政策环境等,因此仅仅是在考虑之中。”

    通过走访,《电器》记者了解到,购买发电机自行发电成为中小家电企业解决电力资源短缺的主要办法。由于发电机采用柴油发电,柴油价格不低,自行发电的高成本让企业有些透不过气。

    “据我们估算,每发一度电,成本平均高1.5元。我们还要考虑发电机的使用寿命,不能连续24小时发电,一般只能连续发电8小时。用电难给我们带来了不少困扰,企业目前在竭力消化解决。”单永林说。

    范凯晖也毫不避讳地说:“我们自己发电的成本价是2元/度,而国家供电的费用才8毛/度,自行发电实属无奈之举。”

    实际上,企业自行发电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以大型注塑设备为例,它无法采用自供电,而且需要预热,突然停电会对设备造成损坏。

    某业内人士呼吁:“说到底,自行发电不经济、不环保。家电制造企业的生存依赖电力资源,在制造业不景气的今天,政府如果不能提供良好的用电环境,企业未来的生存和发展将存在问题。民营企业家很可能会因此心灰意冷,卷铺盖走人。政府应该在政策方向的把握上有所作为,为企业发展提供良好环境。”

    相比之下,有些企业人士则显得比较乐观:“既然大家都困难,就一起熬吧,总会过去的。浙江民营企业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

    “钱荒”导致成本上升

    正当《电器》记者在江浙一带进行此次采访的时候,6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再次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从6月20日起执行。这也是央行今年以来第六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此次上调之后,大中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了21.5%的高位。据估算,此次上调后,可一次性冻结银行资金3700多亿元。

    据了解,目前家电行业利润较低,企业要想扩大规模,就必须投入大量资金,而资金只能通过银行贷款等方式来解决。目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高位运行,势必造成部分企业贷款难。

    不过,在中小家电企业中,一些规模相对较大的整机企业目前资金都没有太大问题,此次“钱荒”并没有直接影响到它们。叶宝权说:“我们在慈溪还算比较大的企业,银行比较愿意贷款给我们。”励文敏也表示,此次银根紧缩对惠康基本没有影响。

    同时,有业内人士表示,近些年,小企业借贷难的问题一直存在。“今年的‘钱荒’更严重,对于规模较小的家电企业来说影响很大,它们在银行借贷很困难,解决办法只有民间借贷。浙江地区的小型贷款公司很多,闲钱也充裕,虽然利息高一些,但是为了维持企业生存,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另外,范凯晖指出,虽然浙江具有一定规模的家电整机企业几乎没有遇到贷款难的问题,但是也间接受到了影响。“我们的零部件供应商规模都较小,目前,这些企业在原有银行贷款到期后,很难继续获得贷款。摆在它们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企业破产清算,一条是从民间高息借贷。如果从民间高息借贷,那么借货成本必将转移到整机企业身上。今年,我们发现,排除原材料价格上涨、工人工资增加等因素,几乎所有供应商的供货价格都因借贷成本的增长有所提升,整机企业只能接受。”

    不过,为了帮助中小企业解决在转型升级过程中碰到的融资难题,浙江地方政府出台了不少政策。比如,余姚市专门出台政策,一是设立种子资金和创业投资资金,切实为各类企业解决融资困难。据了解,至今已有5家企业享受到种子资金支持共140万元,2家企业享受创业投资资金支持共780万元。二是完善质押贷款贴息制度。从去年开始,该市就出台政策支持企业以专利权质押进行融资,在质押所获贷款按期还贷后,政府对企业所支付的利息进行贴息,进一步拓宽了企业的融资渠道。今年,已有2家企业分别获得专利质押贷款1800万元和2000万元,其中1家企业近期将获得30万元贴息补助。三是开展股权融资对接活动,举办基金机构与民营企业投融资对接会。40余家境内外知名基金公司和该市20余家需要融资的民营企业参加了该活动。此外还成立和引进了通济村镇银行、浙商银行余姚支行、泰隆银行余姚支行等针对小企业的金融机构,为小企业的发展提供强大的金融支持。目前余姚市已有8家企业开展了股权融资,共筹资额约3亿元。

编辑:默默
2
发表评论
  • 打印打印
  • 转发转发
  • 收藏此页到收藏此页到
  • 纠错纠错
  •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刊登广告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rss

北京中企网动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06-2014
通用网址:一大把  京ICP证010249-4 京公网安备110301000257

工商网站信用良好网络110诚信示范单位

浙江,作为重要的家电产区,有成千上万家中小家电及配套企业。当《电器》记者驱车来到中小家电企业集中的慈溪周巷镇、附海镇、观海卫镇和余姚临山镇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色彩鲜明的家电企业广告牌,以及一家挨着一家、排列紧密的家电整机及配件工厂。每到工厂上下班时间,厂区周围的公路都被工人堵得水泄不通。